福彩公益

廣州市福彩公益金助力特殊兒童和普通兒童融合教育

來源: 廣東福彩網     2019-09-30 10:50

導語:2008年至2018年,廣州市籌集福利彩票公益金超百億元。購買彩票的錢最終去了哪里?又是如何使用的呢?

據了解,近年來,廣州市籌集到的福彩公益金重點用在老年人福利項目、殘疾人福利項目、兒童福利項目、困難救濟慈善項目以及社會公益項目等五大類福利公益項目,涵蓋老年人、兒童、殘疾人福利機構建設、社區居家養老服務設施建設、特殊教育、公益金助學、社會組織公益創投等,在保障民生、改善民生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2017年,廣州市投入2.46億元市本級福彩公益金,共資助老年人、殘疾人、兒童、困難救濟、社會公益等福利公益項目82個;2018年,廣州市又投入2.51億元市本級福彩公益金,資助各類項目74個。福利彩票公益金已然成為廣州市社會福利事業發展資金的重要來源。

“正是在福彩公益金的支持下,我們的特殊孩子融合教育項目才得以壯大。”回憶起特殊孩子融合教育項目的發展歷史,廣州市少年宮特殊教育部副部長廖一柱感慨萬分。

2009年以前,特殊教育部僅能提供的學位僅為2-300個,特教老師僅有10余位;2009年開始,隨著大批廣州市福利彩票公益金的投入,該項目開始迅速發展,如今學位多達2000個,外聘特教老師達100名。

因為廣州市福利彩票公益金的支持,目前廣州市少年宮特殊教育部每年能為特殊孩子提供超過2000個公益性免費學位,課程總數從1門發展到38門,開展融合教育20年來,已向社會提供超過15000個公益學位。

緣起:一位特殊兒童求學

廣州市少年宮的特教故事,要從1984年說起。

1984年,從廣州美院畢業的關小蕾成為廣州少年宮的一名美術老師。同年,一名叫陳元璞的8歲男孩也來到少年宮學習畫畫。后來,她才得知阿璞是一個“輕度精神發育遲緩”的孩子。

那時,少年宮學位不多,需要通過考試才能進來。阿璞連考了好幾回都未能通過,畫畫根本就不按題目來。但擅長版畫的關小蕾發現阿璞有著驚人的繪畫天賦,富有想象力,能畫出空間層次感,而且很立體,仿佛能帶人進入一個奇幻世界。就這樣,當少年宮正在推行精英教育之際,陳元璞被破格錄取,成為關小蕾的第一個“特殊”學生,也是少年宮有史以來第一個特殊兒童。

關小蕾從不給阿璞過多限制,讓他發揮自己的優勢,阿璞越畫越好。21歲那年,在少年宮和關小蕾的幫助下,阿璞出版了自己的畫冊——《無音之樂》,著名畫家廖冰兄為他題寫了書名。再之后,阿璞留任少年宮,成為一位美術老師。

“如果這些特殊孩子獲得更多的鼓勵和發展空間,他們會有不一樣的人生!”阿璞的經歷啟發了關小蕾,1998年,時任少年宮美術學校副校長的關小蕾,在全國首先開設特殊兒童美術實驗班,腦癱、自閉癥、唐氏綜合征……,各種孩子都招收,并義務為他們提供藝術教育。當年報名火爆,有家長們連夜在少年宮門口排隊搶學位,總共招了20個孩子,最小的5歲,最大的13歲。

2006年,特殊實驗班升級為“特殊兒童教育中心”,在原先的美術課之外,又陸續增設了音樂、戲劇、舞蹈、綜合藝術、藝術治療、肢體潛能開發等課程。

發展:因福彩公益金資助學位增加至每年2000個

“開展特殊孩子融合教育最大的困難就是師資缺乏。”廖一柱說,特殊孩子教育需要專業師資力量,而僅靠廣州市少年宮遠遠不夠。

過去,廣州市少年宮教殊教育資源是不足的。從1998年到2006年,特殊教育課程是由少年宮老師兼任,2008年僅有10位特教老師,大部分是利用業余時間加班為特殊孩子們上課。“我們沒有資金去外面聘請專業的老師。”

2009年,廣州市少年宮特殊教育項目及雨后彩虹融合藝術團獲得了廣州市福利彩票公益金支持,兩年190萬元。有了資金支持,師資力量也迎刃而解了,通過從社會上聘請了100名兼職的專業特教老師,特殊教育項目學位由原來的200個增加到1100個,惠及了更多特殊兒童:每個孩子最多可以報兩門課程,他們可以在這里學習美術音樂,還可以社交。

在特殊課程中,每一位特殊孩子都有一名老師在旁一對一輔導。在融合教育方面,遵從自愿原則,與特殊孩子同班的普通孩子需要提前了解、愿意與之同班后才會安排。“在這里特殊孩子是沒有特殊對待的,他們一樣會排隊,做錯事一樣會受罰,我們就像對待普通孩子一樣對待他們。”

除了少年宮的課程,該項目還送教上門,為重癥病房的孩子送去“病房中的藝術課”,為福利院孤殘兒童送去“福利院中的藝術課”。2008年至2018年送教上門10年,逾16000人次重癥兒童參與,每周100人次福利院兒童參加,同時舉辦了繪畫展覽、音樂會,其中“雨后彩虹”融合藝術團榮獲廣東省五四青年獎章(集體)。

個案:孩子在這里重拾了自信

午后,冬日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照進藝術教室,灑在小杰身上,小杰有著俊朗的五官,正投入地彈奏著鋼琴曲,母親阿英坐在不遠處,靜靜地欣賞著。

2018年下半年,8歲的小杰加入了彩虹藝術團。孩子能夠與普通孩子一同學習音樂并參加演出,這是阿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兩歲多才開始說話的小杰,顯得太過安靜,他喜歡廣告詞,喜歡坐觀光電梯,喜歡一個人呆著,卻不喜歡與人交流。阿英帶孩子去看醫生,診斷結果是自閉癥譜系。

小學一年級,小杰對陌生環境非常排斥,經常上著課時突然跑出教室,同學這時總是向他投去異樣的眼光。被孤立的小杰變得脾氣暴躁,“差點就被學校勸退了”。阿英為此辭去了工作,全職陪讀,兒子上課,她就在課室外看,“主要是怕他會影響到其他孩子”。

當時,沒有人愿意和小杰同桌,班主任安排了一位熱情又樂于助人的孩子和他同桌。有一次兩個孩子起了小沖突,隨后遭到了同桌家長投訴:“她說我的小朋友愛幫人熱情,難道就應該被安排和一個有問題的小朋友一起坐嗎?”無論班主任再怎么解釋、勸說,對方家長都不接受。

既然孩子在學校得不到快樂,就讓他精神世界更豐富些吧,阿英這樣想。小杰喜歡音樂,在朋友推薦下,阿英幫他報讀了廣州市少年宮的藝術課。剛陪伴小杰來上課時,她心里很忐忑,擔心孩子又會因表現異樣受到排擠,觀察了一段時間后,她才放下心來:“特教部的老師不僅專業,還特別有耐心,孩子經常上著課就不想學了,這時老師會停下來,跟小杰聊天,讓他先玩幾十秒,再繼續學。”在老師的細心引導下,孩子慢慢變得聽話了。有一天下課,孩子居然主動回頭跟老師說了句“老師再見”。“我真沒有想到,我的兒子可以有這樣開口交流的一天,”說到這里,阿英哽咽了起來。

除了課程教學以外,老師還會與阿英溝通小杰的情況,分析孩子從小是奶奶帶大因此缺乏安全感,并建議阿英每天出門和回家要主動抱一抱孩子。事實證明,這個小舉動非常見效,母子之間的關系比以前更加親近。

如今,小杰在少年宮學習藝術已經三年了。2018年下半年,他主動要求參加彩虹藝術團,想要登上表演的舞臺。在學校里,阿杰也變化巨大,以前從不愿考試的他,如今考進了全班前十名。“如果不是來了少年宮,真不敢想象孩子現在會是什么樣子”,阿英說。

廖一柱表示,藝術團培養的孩子并不是都能成為藝術家,優秀的估計占10%,但做這個項目是希望是給到更多的特殊人士的家庭希望,至少讓每個孩子感受到自己是有希望的,有了希望就會有改變自己的動力。


版權所有:中國福利彩票發行管理中心 網站主辦:中國福利彩票發行管理中心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73號 郵編:100101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13026484

余额宝为什么稳赚不赔